自从我出生以来,宿命之敌便早已决定好了。

黎明

“黛丝媞妮——!!”梅森身后是一只滚动的肉球,地板上的血迹是被他拖出来的,他的胸口刚刚挨了那肉球的巨斧几下,里面鲜血淋漓的内脏和在晃亮灯光下反射出光来的肉都让黛丝媞妮明白,她的未婚夫完蛋了。不是进行时,而是过去完成时。
这一对刚进入脑叶公司不久,甚至没有经受什么对异想体的训练的未婚夫妻,根本没有任何战斗经验,只是作为制作的顶级人员才被招入这个地方。后巷那样血肉横飞的场景对他们来说不算陌生,只是那样被迫打上马赛克,否则无法入眠的场景,究竟有多少次被黛丝媞妮和梅森忽略了,他们也并不记得,直到此刻梅森的声音自走廊的一头传来,黛丝媞妮才明白,自己必须要跑了——
梅森早就支持不住地仰躺在地,他奄奄一息,异想...

[汤草]Miss,想念和思い

·ooc致歉

·《禁忌的魔术》脑补衍生作

·文笔不好请见谅

一个炎热的中午。

莫名其妙地,汤川学缀了泪痣和认真的眸子,再一次出现在草薙俊平的脑海内。

棕色的翘发,冷淡的口气,此刻在草薙俊平里已经清晰可辨,甚至正在工作的草薙俊平都很想打个电话把汤川学叫回来,和汤川学再喝一杯酒,再在休假的时候聚一聚了。 这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至少短期不可能。 甚至连始作俑者:草薙俊平都不由得开始疑惑……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想他的?

草薙俊平从未意识到这个问题,不过很巧的是,他似乎没有在汤川学离开的这些时间里遇到过什么奇妙怪异的案件,却还是莫名其妙地因为这样一阵...

可是我真心认为小岸这个称呼理科白痴直男某草薙能叫出来实在是人际交往一大进步。(挠头)

【蓝绿】“If I die young, please forget me”

每个人都在问小绿发生了什么,他怎么可能会知道呢?一个大科学家的献身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他只是偶然碰见了他的最后一刻。

“……伯伦希尔将担负全责。”

小绿看着台上正在讲话的人,他听得云里雾里,连这个人是谁都不知道。他还没来得及去确认,被人带回了病房。


“快看啊!是小蓝先生!”

- ……小蓝?……

“还有,还有小绿先生!”

- 还有我……?

小绿每天都会做这样的梦。


雷鸣闪电,亮光化作利刃划破乌云密布直击双目,然后就在一息之间,站在小绿面前的人直挺挺倒在他身前,白大褂上洇开不少血,枪声就这样被雷声裹住。他不及多言,然后“小蓝”掉进一片黑暗中,他也是。

“小绿先生,您知道射击的人……”

“很遗憾,我不知...

夏叶,夏叶绿。

一位绿色头发的青年,是雨宫的暗恋对象。

雨宫青,则就是那位雨宫。

“主管…辛苦了。”
“主管,我相信你能做到的。”
“主管,要来罐汽水吗?”
“主管,下次要多加注意啊。”

“…主管…”
员工■■■已确认死亡。

第四章已经在动笔了……(Lazy)

下集预告no.3

蓝 「够了我已经不想再说一遍了!青君也太容易暴露了念一次都觉得害羞啊!」
绿 「这样?那我来好了。」
绿 「暗恋——我的人——居然——」
亚麻 「算了算了,他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了。」
亚麻 「紧张到说不出话来怎么办?」
绿 「对哦。」
蓝 「……那种事情不会发生的。」
绿 「跟踪的人的行踪也太明显了吧。」
蓝 「这个,呃,毕竟是【数据删除】嘛,这点雕虫小技还发现不了,有点说不过去吧。」
绿 「也是……」
绿 「不过,那个『数据删除』是干什么用的?」
蓝 「欸?哪里?」
绿 「你试着说一遍我的身份。」
蓝 「【数据删除】。」
绿&蓝 「……」
蓝 「为什么我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见了啊!……这不是实时预告的吗?!」
亚麻 「可能是...

【绿蓝】暗恋我的人居然做了个和我一模一样的机器人.03

■警告■
1.一个轻小说风格的绿蓝
2.和原作内容有很大出入
3.由于是轻小说风格所以私自加了比较好听的姓!
4.爱看看不看左转!
5.和 @黑轩讴歌 一起完成的!
——那么

Chapter.3

耳边咖啡馆内杯碟碰撞的瓷器响声就像突然消失了。对我来说,无论是青君一直知道这件事情也好,还是伯伦希尔也好,都已经是爆炸一样的巨大打击了。
爆炸没有持续太久,在余响中我突然回过神来,耳边嘈杂依旧,才发觉自己已经沉默了很久了。我望着对面的青君调整了下心态冲他笑笑。青则是把我的沉思当成了接受帮助前的迟疑,还有些担心地说:「……如果没有我帮你的话,结果可能会不堪设想……」
我笑了笑,已经有了这么一个真...

S姓某人的赘述

“……老子的学生被啃了。我辛辛苦苦养的白菜被猪拱了,去你妈。”

1 / 3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